顶级贵宾会以《生食三文鱼》团体标准为例,《生食三文鱼》团体标准将淡水虹鳟列入三文鱼类别

想点三文鱼,没准儿端上桌的却是淡水虹鳟。在8月10日中国水产流通与加工协会颁布国内首个《生食三文鱼》团体标准后,疑虑重重的消费者对三文鱼和虹鳟的热情都明显下降。
  将淡水养殖的虹鳟正式归入三文鱼,这份团体标准原定9月15日前后正式实施。但记者昨天获悉,这一标准可能回炉,农业农村部、国家标准委等多个部门正酝酿在本月底前专门对这一标准进行讨论与论证。
  虹鳟变三文鱼消费者不买账
  尽管标准尚未落地,但虹鳟类三文鱼已经悄然写入一些餐厅的菜单。
  位于朝阳区石佛营路的一家白鹿江西餐厅,其菜单中对三文鱼的描述,就包括了大西洋鲑、阿拉斯加鲑鱼以及“虹鳟”等。不过,店员介绍,几乎没有顾客点虹鳟,整体三文鱼类菜品的销量也降了两成。
  在丰台最大的水产市场京深海鲜市场,一位商家告诉记者,最近关于虹鳟的争议越来越多,对销售影响不小,顾客最担心的就是虹鳟生吃的安全性,“近两个月来虹鳟的销量大约降了45%至50%。”
  虹鳟在网上的销量同样不乐观。青海民泽龙羊峡生态水殖有限公司是《生食三文鱼》团体标准的制定者之一,记者在其天猫旗舰店发现,其标明虹鳟的三文鱼销量有限。如其三文鱼中段礼盒900g月销量为1件,三文鱼中段礼盒1500g的月销量是7件。
  在饿了么平台上,消费者对虹鳟也不太买账。鲜渔码头售价108元的虹鳟刺身,月销售额为0;奔波灞海鲜52元的鲜活虹鳟鱼,月销售量只有1份。
  商家主动下架虹鳟产品
  北京京客隆产品研发中心经理李生告诉记者,《生食三文鱼》团体标准提出,包括虹鳟在内的三文鱼不得检出寄生虫,以他的个人观点来看,“虹鳟”只要在人工养殖过程中严格遵循相关标准,做好寄生虫的预防工作,保证冰鲜运输过程中不发生二次感染,生食“虹鳟”应该是可行的。
  不过,对于将“虹鳟”纳入三文鱼行列,业内反对声浪很大。“我不知道大家是否还记得前些年在北京,有些食客因为吃了凉拌福寿螺肉,最后患上线虫病的事。”北京超市发生鲜部经理孙鹤已经做了十多年的水产采购,他明确表示:“我们业内对于三文鱼的认知,最正宗的就是大西洋鲑,最多也就是再加上俗称大马哈鱼的阿拉斯加鲑鱼,因为它们都是在海水中长大的。淡水鱼就不同了,它的寄生虫会直接危害人体健康。”孙鹤介绍,超市发已经在内部下发了通知,一律不销售虹鳟。
  作为电商平台的风向标,此前京东已经主动下架了虹鳟鱼产品。昨天,记者在京东上所能找到的唯一虹鳟类食品,只有虹鳟鱼子酱罐头。
  虹鳟到底在三文鱼市场上占多大比例?此前,央视的报道称“国内三文鱼1/3产量来自龙羊峡”。但中国水产流通与加工协会对此予以否认,称目前国产虹鳟鱼产能相对较低,消费量的上升只能靠进口,每年总体生食三文鱼消费量在10万吨至12万吨,其中国产虹鳟仅占1万多吨。
  新团体标准的横空出世,理论上应该是有助于淡水虹鳟抢占更大市场。但事实上,大批消费者甚至是行业人士“用脚投票”,已经让一些大型水产市场的虹鳟销量打了对折。记者致电中国水产流通与加工协会时,相关负责人也承认,目前虹鳟的整体销量确实下降了不少。
  多部门或重新论证三文鱼标准
  与普通国标和行业标准不同,这次《生食三文鱼》标准采用的是相对少见的团体标准形式。
  中国水产流通与加工协会相关负责人向记者解释,国标和行业标准的特点是更具强制力;而团体标准主要是由行业协会与企业参与制定,是一种企业自愿采用的标准,并非在全行业内强制执行。
  记者也了解到,由于这一标准引发了轩然大波,农业农村部渔业局、国家标准委、中国水产流通与加工协会等有关各方,预计近期将专门就此事进行重新讨论与论证。
  中消协相关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强调,标准制定应经各方协商一致。以《生食三文鱼》团体标准为例,淡水鱼涉及寄生虫风险,可能影响消费者人身安全,因此协商的对象不仅包括企业、行业组织,也应包括消费者。该标准的研制和发布主体是一家协会和13家企业,企业可能会基于自身立场来制定有利于它自身的标准。因此,如果有关主管部门能加强引导和监督力度,对该标准进行重新讨论与论证,无疑更为妥当,也更有利于这一市场的整体健康发展。(赵鹏)

作者:陆燕婷

近日,《生食三文鱼》团体标准将淡水虹鳟列入三文鱼类别,引发广泛社会关注。上海市消保委表示,截至目前的调查数据显示,逾8成消费者认为将虹鳟鱼列入三文鱼类是“指鹿为马”。业内人士指出,由于可能感染肝吸虫、肺吸虫等寄生虫,生食淡水虹鳟鱼的安全风险更高。

《生食三文鱼》标准青海养殖企业参与制定

近日,这份由中国水产流通与加工协会牵头制定的《生食三文鱼》团体标准出台,将淡水养殖的虹鳟也定义为三文鱼的一种。值得注意的是,号称产出中国“三分之一的三文鱼”、实际则生产虹鳟鱼的青海民泽龙羊峡生态水殖有限公司也参与了该团体标准的制定。

该标准由中国水产流通与加工协会、青海民泽龙羊峡生态水殖有限公司、上海荷裕冷冻食品有限公司等十四家单位起草。其中,中国水产流通与加工协会是非营利性社团组织。

记者注意到,最近发布的这份团体标准中明确规定了“三文鱼”的定义,即三文鱼是鲑科鱼类的统称,包括大西洋鲑、虹鳟、银鲑、王鲑、粉鲑等。但是,该团体标准在参考依据、制定流程等方面都存在漏洞。

业内人士指出,首先,该团体标准称,其对生食三文鱼的定义,分别参考了维基百科、MarineHarvest公司2018年的三文鱼养殖手册以及KontaliAnalyzeAS公司2007年的三文鱼市场分析报告。但是,在查阅该团体标准所引用依据的原出处之后会发现,这些依据恰恰不能支撑虹鳟鱼划入三文鱼。其中,维基百科明确提到虹鳟不是Salmon(鲑鱼,粤语音译“三文鱼”),而长达113页的MarineHarvest公司三文鱼养殖手册中,仅1处用到了“虹鳟”字样,还是讲到已出鱼病防治时带到的。而在KontaliAnalyzeAS公司网站上,关于2007年的报告的公开资料中,只字未提“虹鳟”。

淡水虹鳟鱼批发价不到深海三文鱼的一半

“虹鳟鱼、三文鱼,市民分不清。但这却不是一个新鲜事,早在十多年前,在当时的铜川路水产批发市场,业内就曾对这两个品种产生过争议。”上海水产商贸分会执行会长葛锦海指出,三文鱼并不是一个严格意义上的学术名称,这也是这一次虹鳟鱼、三文鱼之争的原因之一。
“比如金枪鱼,有高贵的蓝鳍金枪鱼,也有平价的黄鳍品种,价

格天差地别,消费者凭肉眼却很难判断。”葛锦海表示,由于并非学术名,“张冠李戴”后产生歧义的先例也不少。“又比如,南方的刀鱼,指的是清明前价格金贵的长江刀鱼。但在北方的大连等地,也有将带鱼称之为刀鱼的说法。消费者容易产生误解。”

顶级贵宾会 ,业内人士指出,尽管不是严格的学术名称,但三文鱼的定义主要是靠市场约定俗成而来,消费者传统上认为的三文鱼,一般都是指进口自挪威等地的深海大西洋鲑,而非所谓的“淡水三文鱼”,也就是虹鳟鱼。

“我们通常所说的三文鱼,指的都是深海三文鱼。主要集中在挪威的大西洋鲑、美国的阿拉斯加鲑鱼。但是虹鳟鱼原本也是深海鱼类的一种,而青海虹鳟鱼则是养殖的淡水鱼,这有本质的区别。”葛锦海向记者指出,在水产批发市场端,养殖的淡水虹鳟鱼批发价格不到深海三文鱼的一半。“冻品深海三文鱼的批发价高达每斤50至70元,而淡水的虹鳟鱼批发价不足30元一斤。”

消费者很难区分逾7成担心企业借此误导

对于“三文鱼定义之争”,消费者并不买账。记者注意到,近日由市消保委发起的一份消费者问卷调查显示,截至目前,有83%的消费者认为将淡水养殖的虹鳟鱼归入三文鱼类是“指鹿为马”,涉嫌误导消费者。有74%的消费者表示,担心将虹鳟鱼列入三文鱼类之后,企业会借此来误导消费者。还有18%的消费者认为,在分不清楚虹鳟鱼还是三文鱼的情况下,会放弃购买。

业内人士指出,尽管是近亲,但三文鱼和虹鳟鱼并不是同一种鱼。从纹理和颜色来看,三文鱼的脂肪含量高,脂肪含量高,肉色偏橙黄、表面的白色花纹更白,线条较宽,且线条边缘比较模糊;而虹鳟鱼脂肪含量少,线条细而且边缘很硬,红白相间很明显。厚度来看,三文鱼鱼片一般可以切成0.7厘米至1厘米厚块,但虹鳟鱼因肉质较硬,则只能切薄片。此外,光泽度来看,三文鱼光泽度更高,虹鳟鱼则暗淡无光。口感上,三文鱼入口结石饱满,鱼油丰盈化口,且富有弹性。烹饪制熟后的三文鱼,肉色呈粉红色,虹鳟鱼则颜色偏深。

“从外观能区别,但这是对行家里手而言。但在普通消费者来看,很难区分。”葛锦海指出,一般来说,在这次争议之后,商家或不敢轻易在生食三文鱼的材质上动手脚,而烟熏、制熟等深加工的环节,通过调味则容易“蒙混过关”。

营养成分有差别生食淡水鱼存寄生虫风险

“淡水虹鳟和深海三文鱼,最大的区别还是在其营养成分上。”葛锦海指出,淡水鱼的营养成分不足与深海鱼相比。业内人士还指出,虹鳟鱼究竟是不是三文鱼表面上是名分之争,但争论的背后消费者关注的还是生食淡水鱼的安全问题。

此前,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黑龙江水产研究所王炳谦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三文鱼有没有寄生虫不取决于在海水还是在淡水生长,而是看其生长过程是否安全可控。王炳谦认为,无论是海水的还是淡水的都可以生吃,前提是养殖过程中没有病原体感染的机会或者没有病原体,并且在吃之前有个冷冻的过程。

“所有海水鱼和淡水鱼都有寄生虫的可能,生吃三文鱼时也要防止寄生虫,但海水鱼的寄生虫种类少,海水的渗透压高,到人类体内往往因环境不合适,不会长成成虫,淡水鱼的寄生虫与人体的生长环境接近。”上海海洋大学教授陈舜胜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则表示,《团体标准》提出的消灭寄生虫的方法适用于海水鱼。

业内人士指出,淡水鱼中常见的肝吸虫等,由于生长条件在与人体差不多的渗透压下,较易在人体内存活,生吃淡水鱼风险就会加大。

“标准需要由真正的权威部门来进行细分。第一,到底什么是虹鳟鱼、什么是三文鱼,需要由权威部门给出定义,对具体的识别方式给出标准定义,且应让消费者简单易懂。第二,监管部门对经营者的诚信监督机制亟待完善。”葛锦海呼吁,在对淡水虹鳟鱼、深海三文鱼的销售中,商家应公开公示、亮明正身。“商品销售应出示具体的产地、产品类别,行业也亟需监督机制。”

相关文章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