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村让小伙伴不要再讲中文了,随着到城市生活后

图片 2

问:为什么去了大城市后。慢慢的和家乡的老朋友聊天都不知道聊什么了?

问:农村年轻人出去几年就变城市口音,而农民工打工几十年,为什么口音却没变呢?

五一放假回家,从工作地上海到江西的农村老家。

图片 1

图片 2

从上海到南昌,从南昌到九江,从九江到老家县城,再从县城回农村的家。一路上在不同的城市,不同的环境,遇见不同的人,感受中国社会发展的不平衡。

深有体会,自上大学会家就有不一样的感觉。外地上大学回来,一时家乡话没有想起来,对着家乡人(都是熟人)说了几句普通话,就遭到家乡人的调侃,“出去上几年学就了不起了,开始讲普通话,装啥酷呢!”从这时,已经逐渐与家乡人慢慢疏远啦!随着到城市生活后,会越来越远。我觉得可能有这么几个原因:一是社会经济不断发展,大家各自关注自己的事,在城市里想着挣钱买房子,家乡人留守农村的,拼命干农活,养家糊口,维持农村人觉得体面的生活。城乡二元发展应该是根本原因。二是生活习惯不一样,城市的生活节奏快,讲究干净、整洁、便利;家乡还是传统的农村生活,虽然生活生产条件改善不少,但永远赶不上城市的步伐。三是整体文明水平不一样,城市文明与乡村文明还是一道鸿沟。乡村人的朴实,可能在城市人眼里也就是闲余谈资,绝不会效仿;城市人的斤斤计较,比如买菜,在乡村还被看不起!聊不到一起主要是没有共同的话题,或者已经有了差距,及时有共同的话题也不愿多说一句!我想可能是这些原因吧!

农村年轻人出去几年就变城市口音,而农民工打工几十年,为什么口音却没变呢?

从上海到南昌的火车,睡了一觉,醒来,便只剩一站了。坐在车窗看看风景,听邻座的一位大哥打电话口音和家乡有点像,便攀谈起来。没想到邻座的人正是相邻县的,更巧的是他是跑船的,已经是大副级别了,正在上海海事大学准备船长考试,而我的工作也和航运有关。

你去了大城市,环境卫生吃穿住行从事工作,与农村相比发生了很大的转变,人的思想行为很可能跟着变,使本来有差别的城乡潜移默化的改变了你的观念,这就是时事改变人的道理,可以理解,不过也有一部分人不认可这种改变,认为你是忘本,农村是生你养你的源地,不管你迁往何处升到何位,都不应忘记农村,可想农村还有你的亲人,同学朋友,即使你有钱也离不开与他们的勾通,滋养你七亲六欲的天生之性,脱离了他们你会感到孤单冷落无助,所以你必须常与他们往来,了解他们的生活,才能巩固延续这门故乡亲结,这样对你对人都有好处,中国有句很有意义的古语:得意时不忘乞食漂母,失意常想太公钓鱼。你若能想的长远,想到感恩互助,你就会自然的尊重家乡朋友,聊天的时候就有说不完的心理话。

看到这个问题 ,让我想起来一个小伙伴真是发生的事情

聊了很多关于跑船和船舶检查的事情,船舶该如何应对港口国检查。也聊了很多个人发展的事。他告诉我,他在南昌买了两套房,最可惜的是以前没在上海买套房子。已经有上海的户口,正想把孩子的户口转过去。我们聊了很多关于工作、关于上海这座城市的话题。虽然我们是老乡,似乎我们都忘记提及相同故乡的事。看着那位大哥,富态的装束,自信满满的神情,我想他已经从那个小的县城走出来了。在上海这样的大城市,也能生活的游刃有余。

由于长时间彼此的疏远,生活环境的不同了,就会感觉“没有了话题”、“没有共同语言了”。而且城市与城市之间的生活节奏不一样,人文也不一样,聊现状的话,会有些不能互相理解,可能会出现尴尬的情况。

2011年左右,我们村的一个年轻人(当时有20岁吧)去无锡打工,在无锡待了半年就过年回家了,到家以后和我们这些小伙伴一起聊天也是一口撇脚的普通话,我们就问他咋不说家乡话呢
,他直接说忘了,不会说家乡话了
,我想静静,半年就把家乡话忘了?后面他和一些年老的人说话,也是一口撇脚的普通话
,这时那些老人就不乐意了 ,在他不在的时候就和别人说,
出去半年家乡话都忘记了,还学了一口洋话,反正就是很不好听的那种语气,后面小伙伴的家人可能也是听到外面一些不好的传言,回家让小伙伴不要再讲普通话了
,第二天在见面聊天时,那口标准的家乡话又回来了 、回来了……

下了火车,望着南昌火车站,依然是多年前见到的样子,杂乱、脏污,乱七八糟的道路,站前广场搭建的各式棚子、广告牌,老旧昏暗的建筑物楼墙,让人瞬间有了种恶心的反感。

当年去过大城市,眼界变高了,对于新鲜事物认知也变多,和家乡的生活节奏完全不一样,很难找到共同话题。因为你对于他的生活情况一无所知,他对于你也一样。

我上大学是在外地上的,
然后又在深圳工作了8年,周围的人都是讲的普通话,每次回来老家时,都不用思考的一口流利的家乡话就出来了
,但是也会偶尔蹦出来一两句普通话。

在候车厅等车,大概是快五一的缘故,满满的都是人。大多数是年轻人,却大多面色苍黄的农民工装扮,女孩子们穿着比较素雅,容貌却很一般,不像上海那样潮,很大众普通的感觉。

第一有可能是因为成年人每天忙于自己的家庭,生活,工作,即使发生一点事情,回到家和舍友,家人,同事当面聊完了,就不会再因为这些事情刻意给老家的不是非常亲热的朋友打电话说这些事了

我想说的是从牙牙学语就是学的家乡话,在家乡生活了20年,讲家乡话也是讲了20年,哪里会那么容易就会把家乡话给忘记呢!

等车过程中发生了一件令人气愤的事,8:20从南昌始发的城际高铁,却到了8:15才开始检票,到8:30才发车。期间也没有任何一点解释和道歉。对中等城市的管理和服务态度有了些不满。

第二有可能是因为家乡的老朋友和自己的社交圈不一样了,你谈起一个话题的时候他们一脸懵,他们谈起一个话题的时候又是你不感兴趣的,谈小时候也就那么点事,说来说去也没劲,你说你自己的事情的时候涉及的人,事环境他们也不理解,所以会越走越远

农村年轻人出去几年就变城市口音,而农民工打工几十年,为什么口音却没变呢?

南昌到九江的车上,和一个带着两个小孙子的老阿姨聊天。老阿姨坐车去庐山,然后再转车去武汉,把两个小孙子送到他们叔叔那里过五一。小孩子一个五岁,一个三岁,他们的父母在省会南昌工作。

当然,你的闺蜜你的最亲密的发小例外,因为你可能天天在各种聊天软件上和他互动,所以不是没话题,是想聊天的人不对,所以没有话题

说起这个口音来,姐姐自己就闹过笑话儿!

二十年前从农村上了大学,半年后带一个外地同学回到家乡,下了火车就到了一个小吃摊,我一边跟同学聊着,一边让老板上菜,竞没有觉察自己一直说的是普通话!

等到结账的时候,一碗面的价格惊到了我!我才回过神来,这小贩看我和同学说的都是普通话,就按外地人要价了!我赶紧改成家乡话跟老板砍价,他一听是当地人,立马就便宜了!还质问我怎么不说家乡话?!周围的人也都看着,我一下子感觉到羞愧难当,好像自己是忘了本了!

小孩子很调皮,老阿姨一直诉说带小孩子有不容易,却似乎因此觉得很自豪。想起最近放开非单独二胎的政策,我问了阿姨计生罚款的事,被告知第二个孩子出生时罚了一万多块钱。还是很吃惊,国家逐渐放开计生政策,但计生罚款不仅要罚,而且还要罚那么多。

人都在变,唯一不变的都是对金钱没有追求

后来我就十分地注意起来了,提醒自己回到家乡一定要讲家乡话!

可是,刚刚回到家乡工作的那几年,只要我的身边有人讲普通话,我就可能要被带偏了!后来在家乡呆的时间长了,也就没有这回事了!

到了九江,有山有水,工业并不发达的城市,空气质量却也不像外面传言的那么好。虽然没有太多的工业污染,但近些年的规模空前的房地产热,大兴土木让空气中漂浮着黄色的泥土灰尘。

见多识广,你在大城市生活工作,见得多了,知道的也就多了。作为你的乡亲,他们她们还只能限制在那个有限的范围内,知道的东西,自然不如你,所以,和他们她们谈话,自然无话可谈,或者谈不到一起去。这都正常。

所以,个人觉得这个口音的事,主要决定于语言环境!

农民工出去打工大多数是由当地的包工头带出去的,他们成群结队地在一个工地上打工,包括做饭的厨师都是自己带着。所以从老板到工友,到所有的服务人员,都是一个地方的人,所以他们的乡音就没有那个改变的环境!

而题主所说的年轻人,那是指那些到外面上学的孩子们,在大学里,四面八方的不同口音的人在一个班里,在一个宿舍里,所以必须讲普通话才能够沟通,几年下来也就改了口音。

现在不少出国留学的孩子是冲着学外语出去的,因为到了外国这个环境中,语言环境就决定了你必须说外语!这与在国内学习外语是有本质不同的。

而且,语言这个东西对人来说也有敏感期,年龄越小,越容易接受不同的语言。这是人的生理科学决定的。

还有一种现象就是如果一个人长期脱离社会,单独生存在一个孤岛上,他的语言功能也是要退化的。这都表明了语言很大程度上是由环境决定的。

所以针对题主的提问,这是一种很自然的现象。乡亲们往后在遇到本村的年轻人改了口音的时候,大可不必责怪他忘了本!因为他不是故意的!

从九江到县城是坐汽车,车子上年轻人很少,绝大多数是老年人。我座位旁是个精神矍硕的老人,一上车就在啃玉米。吃完了就把玉米棒从窗户碰到了繁忙的高速公路上。同车的很多中年人,都露出一脸鄙夷。是看不惯这一行为。

每个人的圈子不一样,导致社会阅历,文化,格局不一样。时间长了你就会发现,没有共同的话题了

农村年轻人出去几年就变城市口音,而农民工打工几十年,为什么口音却没变呢?

这个问题是因为农名工跟年轻人接触的不一样。

农名工接触的都是工地的人,不在乎是否需要普通话,所以一直都是用家乡话说话,后期也就不会改变口音。

年轻人上班,接触的都是上班族,上班的都是高学历的人,所以很多人都是讲普通话,导致年轻人也都说普通话了,时间一久,就习惯了说普通话了。

我上班也说普通话,但是如果比较熟悉了,能听懂的情况下,那我就说家乡话,不会一直说普通话。

我的朋友有一个出去后,回来就说普通话,很别扭。

我感觉朋友之间说普通话,关系总感觉有点远,还是说家乡话来的比较实在。

不知道你们怎么感觉!


我是“氵主啶菰獨蔠銠ぐ”,喜欢就关注一下吧,你的支持是我不懈的动力!谢谢!

相对来说越年轻的人素质略微越要高些。无论是上车抢座,扔垃圾,还是吐痰大声讲话这些不文明现象。在年轻人中越见得少了。推行十多年的义务教育,大学高校不断的扩招,新兴媒体的发展,广播电视节目的影响,逐渐教育、不断的影响现在的中国人。只有少数农村年纪大的人没有被太大改变,相比于以前,整个中国人的素质都有了较大的提升,在年轻人当中越发明显。

每个人的环境,生活方式都不一样了,

农村年轻人出去几年就变城市口音,而农民工打工几十年,为什么口音却没变呢?

农夫有个小伙伴,在四川重庆那边读了4年的大学,回来以后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现在只会说四川话了,居然连家乡话都不会了。开始的时候,我们以为他是装的,后来我们发现他和家里人说话也是“洋话”夹杂着土话。对此,他的父母开始也有点不理解,认为儿子是:出门三天半,就猪吃冰草——学起了“洋”。但是我们在和他聊天的时候,他很严肃又认真的告诉我们,其实并不是他在装,而是真的已经不习惯说家乡话了。因为女朋友也是四川那边的,每天说的都是四川话。所以想要说家乡话,都要先在脑海里把这句话用四川话翻译一遍,然后才能用家乡话说出来。因为长期没说家乡话,四川话说习惯了,舌头也不听指挥了,有很多家乡话的的发音也就说得不准确了。这样不仅听的人不习惯,就连他们自己也感觉很别扭,是很不习惯的。

有些人估计就很好奇了,年轻人出去几年回来之后就乡音变了,那很多的农民工在城市里打拼几十年,回到家乡以后,依然还是一口流利的家乡话,丝毫没有一点“城里口音”,这又是为什么呢?

其实,这个的原因也是很简单的,第一个原因就是农民工虽然常年在外面打工,但是他们的周围还是有不少人说家乡话。我们都知道,农村里出去打工的农民工,普遍是成群结队的,他们都是和家乡人在一起,基本上每天说话也是用家乡话,如此一来就没有了说“洋话”的语言环境了,自然就难以被其他的语言所同化掉。而年轻人好些都是在一些陌生人的环境中上班,周围的人都是说普通话,潜移默化中就受到了影响。有些甚至连下班回到家也是说普通话,因为老婆是外地的。这样时间一长,就会淡忘自己的家乡话。

第二个原因就是年轻人的学习能力比较强,比如有些人因为读大学的时候就出去了,这个时候是他们学习能力最强的阶段,是非常容易就学会第二语言。并且随着在后期的生活中高频率使用,就越来越熟练了,如果不用反而不习惯了。而农民工好些都是在二三十岁以后才出去打工,乡音对其的影响已经根深蒂固了。即使多数时间用普通话和人交流,但家人、朋友好些还是本地的,他们要经常回家,经常和家人电话沟通等,所以使用家乡话的频率依然很高,乡音就很难改掉!

年轻人在城里打工,几年就变成城里人口音,而农民工在外打工,口音咋就没变呢?

说一件事,孩子的姥姥家是山东的,孩子四岁那年,我们到孩子的姥姥家过年,孩子在家是说普通话的,到了姥姥家,和孩子们一起玩,几天口音就有了当地口音的味,打电话跟奶奶说话,奶奶当时都没听出来,和奶奶说了几句就又回到普通话了,在姥姥家住了一个月,从口音你都不能一下分辨不出孩子不是山东人了,回到家,孩子经过几天的适应,很快就又是普通话了。

我就不行了到那都是一个腔调,普通话,就是到了媳妇家呆上十几天,一句山东话也没学会,媳妇责不同,和我说普通话,和娘家人用家乡话交流,普通话说的很好,家乡话也没忘记,就是现在和娘家人打电话,也是她们的家乡话,就这么简单。

那么为什么年轻人会在城里打工,口音会变的这样快,从我们一家人的口音变化,我认为,年轻人各种适应能力,接受能力都很强,自己的口音发声应该没有定型,能随着环境的改变而调整,一但在一个环境形成固定发音,在外面大环境下也很难改变,就如同我自己,学也学不会,改也很难。

有的人家乡话和城里话两不误,就是因为他们在形成固定发音期经常接触两地发音,没有选择性失忘,就如同我们学外语,母语是汉语,以根深蒂固,外语是学,如果没有好的外语环境学过不经常用,也会渐渐的淡忘,而如果大环境是外语,那你会熟能生巧,运用自如,但母亲是不会忘,因为已经长在记忆里,遇到环境就能应用。

我本人自小离开家乡在外居住十多年,如果说普通话可以说别人压根听不出来我有口音,不知道我是哪里人,但是我从不刻意学别人的此地话,只用普通话和他们交流,也不从回老家说外地话普通话,我只是本本分分的说我老家话,音调本地口头语没有一点差错,我觉得和老家人说普通话太可笑了!忘本虚荣,不要说忘记咋说老家话了,或者是说习惯外地的此地话了改不过来了,哈哈,太虚伪了!我真的很厌恶那种和自己家人说话还满嘴嚼着一口别处的此地话还掺夹对半普通话好让他们听懂的样子,您是从香港来的岗东银儿吗?不懂我们大陆吗?而自己父母爷爷奶奶却说的一口本地方言回应着,不觉得氛围太违和了吗?你虚荣吗?你提前得了老年痴呆症了吧,忘记从你牙牙学语到成人长大的生你养你的故乡了吗?乡音未改鬓毛衰这句诗小时候学过吗?

每个地方都有属于自己的本地方言,那都是一种历史的沉淀,它代表着你的故乡自古到今的风俗信仰,很多土话中就能参考出来这个地方曾经的民族融合和宗教也包括一些少数民族语言,和一些古人的谦让修养的社交礼貌用语,都是非常有来头的,这应该是一种你们本地的骄傲和特点,是可以代代传承下去的,这是活古董,是英语和普通话远远不能取代了的,不要盲目的崇拜别人的大城市,你自己的小故乡或许才是自古卧虎藏龙的宝地。

有些人口音容易受语言环境影响有些人不容易吧,这也是人学习语言能力强的反映。。带一些外地口音无可厚非,故意不说方言就有点矫情。,比如有些人因为读大学的时候就出去了,这个时候是他们学习能力最强的阶段,是非常容易就学会第二语言。我觉得学说普通话是好事,回到家里跟家乡人就没那个必要了。会显得出去了几年很装的感觉。像我一直在外面上学,特别是工作后基本都也是普通话,但回到家后跟家乡人说话我从来都一样使用家乡话。而且有的人还一直夹杂着家乡口音的普通话。唉,反正我是有点受不了那种。别人回来跟我拽着那样话我根本就不想理

其实我对自己的口音这玩意,一点感觉都没有的。

毕业之后去了上海,待了2年不到。
在上海做销售,接触的人基本都说普通话,不管标不标准,说就完事了。偶尔会遇到说上海方言的,但是不多。

现在回老家省会了。过年期间在老家和人说话,都是一口正宗的方言,没人说有问题呀。来省会这边,城市里面嘛,还是以普通话为主。
交流的时候,经常有人说我不是本地人吧,是江浙沪那边吧?
口音不像安徽人。。。

我懵了,别的不说,黄山那一片,十里一方言,你是怎么听出我不是安徽口音的啊!!!!

我就是普通话不标准啊啊啊啊啊啊啊

主要是在于语言环境,有些情况下仍旧需要大家一块说,才有氛围。比如小编一会到老家,能听懂家乡话,但是就是说不出来,毕竟从小就离开了,周边一块玩大的都是说普通话,自然也就练就了普通话,再看那些小时候一块的玩伴,都是老家土生土长的家乡话,虽然脸露着亲切,但是无法用家乡话沟通也是一种小尴尬。

其实,还是接触的群体有差异,还有就是心态的问题。

我也是农村的,高中毕业之后,就读的是省外的大学,曾经还因为口音的问题闹过笑话。因为,上大学之前,从来没出过省,也没说过普通话,所以,第一次尝试说的时候,特别别扭,而且根本都不知道怎么说。所以,我就少说话,大多数时候,就只专注听同学怎么说,然后私下里再偷偷练习。当然,结果喜人,很快,我也能说的很好了,基本上没带口音了。

我认为,农村年轻人很容易或者说很主动地,被城市同化。

农民工,出来打工,接触的也多是农民工,甚至直接接触的是本村的村民。接触的大多是这一群体,口音怎么变呢?而且,也没变的必要吧。而且,农民工到城市打工,基本上不会选择在城市扎根,多数还是要回到自己老家去的。

接触的人群不一样,年轻人一部分是去上学的,哪里人都有各种口音,说普通话或城市口音比较方便,一部分是去工作的多数是超市或小店,同样也是说普通话或者城市口音比较方便的,我就是这后者,做营业员店面销售,是需要跟客户介绍产品的,说家乡话别人是听不大懂的,而我接触的同事也是各地方都有,也会带有他们的口音,我一北方人,同事也是北方人,但是很多人都听我说话南方口音,这都不是像有些村里人觉得,去大城市了连话都不会说了,是长年在外地,回去几天口音还没改回来就又回去了,而农民工就不同了,没有歧视意思,他们多数人都是干建筑工地,菜市场,各种并不是特别需要说普通话的工作,再加上都是老乡拉老乡去的,在一起天天说家乡话,口音一般不会变

觉得教育,更关键的不是教了多少知识,而是传播了一种道德规范,使人们产生一种对社会的人文关怀。环境保护观念逐渐深入人心,道德文明行为的推广,宣传教化慢慢产生作用。从前的积习积弊慢慢改变了。

主要喝的酒水品牌不一样了

到了县城,不像过年时的繁忙,除了几条较忙碌的街道,大多数地方都比较凋敝。虽然房地产的建设也在这样的小县城进行,但是除了几栋新建的高楼,其他略微高的房子都是政府办公楼。到处都显示着一种凋敝的感觉,很多地方的广告仍然是过年时的广告。没有发达的工业支撑,小县城只是以一种缓慢的而又单调枯燥的生活逐渐重复。

环境不一样了,对社会和生活的认知也就改变了

到农村的家的路上,看到的都是田野、低矮的丘陵,正是初夏时节,植物繁茂,到处是绿油油的。房子被掩映在树木里,到有了一种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的意境。回到家,被告知家里的水稻田已经不再耕种了。由于大多数人外出务工和种植水稻的不经济性,整个村子都没有人种稻子了,其他的油菜、棉花也很少种植了。路上见到的很多田野,其实很多长满的都是野草。虽然国家粮食已经十年增,但是大量抛荒的情况,却让人对谁来种粮、国家的粮食安全有了一些担忧。

在家的几天,在村子里只看到了几家人,大多数人房门都是锁上的。村子里只看到几个老人带着小孩。

在农村或者不甚发达的城镇,大多数年轻劳动力都去了外面的城市谋求经济收入,而城市的有限教育资源,不完善的福利保障使得农村的老人和孩子不得不留守,这大概都变成了一种很司空见惯的事情,大多数农村家庭都会是如此。

一些有能力有本事的农村人,通过自我的奋斗,逐渐走出了从前的农村环境,在大城市安家立业过的很好,像遇到的那个大副老乡,已经看不出多少农村的痕迹了。

另外一些,可能生活在大城市,也可以在小县城,正在努力的赚钱养家。虽然家还在农村,但是生活在城市,不断的被城市影响改变,逐渐的融入城市的生活。

还有一些是真正的“遗老遗少”,留守农村的老人与小孩。那些在社会生活的主流之外的人,以旁观者的身份面对着这种巨大的社会改变。

从上海到农村,一路上看到不同的层次农村人在不同的环境中生活,特大城市、中等城市、小县城、农村,环境从整洁到脏乱,服务管理态度逐渐变差,市民文明程度逐渐降低。文化程度也逐渐降低,我那些考上大学的农村同学除了极少数回乡当老师、公务员外,绝大多数都在外面的城市工作。优质人才、资源在大城市的积聚,使得小城市愈发难以得到较好发展的机会。

我想这一路所看到的大概不是特例,而是中国社会现在发展的一个缩影。中国不仅是城乡二元化,特大城市与中等城市,中等城市与小县城,县城与农村,在方方面面上,都有很大的差距。仿佛是不同的世界。

如果中国通过改革,能改变绑定在户籍上的社会保障和教育资源。通过不断的城镇化,能够实现教育资源覆盖更广泛的人群,能保障所有进城务工的人员子女教育需求。城市的社会保障也能保障那些在城市里工作农民工的父母的医疗和养老,不知道这个社会会更好些。

相关文章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